有興趣LINE:297487即可領取1000現金折扣卷

一代佳人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免費註冊
查看: 40|回復: 0

撞見小姨子洗澡後上了她

[複製鏈接]

2074

主題

2203

帖子

6830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積分
6830

版主論壇元老高級茶友茶王中級茶友VIP會員打炮王最佳新人獎茶魚訊交流王茶王

發表於 2020-4-17 22:43:18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馬上註冊即可領取1張1000現金折扣卷~獲得更多精彩內容 北中南喝茶吃魚最全約炮資訊網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免費註冊

x
聽楊姨說,我父母去世的那年,我正在女人村的海邊玩,結果海面突然卷起大浪,我父母連人帶漁船被大水沖走了,我嚇得直哭,她看我可憐就把我帶回家裏。
  女人村其實原本叫漁民新村,隻不過因爲那年,海面突卷大浪,導緻大部分打魚的男人都爲此失去生命,村民覺得漁民新村不吉利,就慢慢改爲女人村。
  我童年的回憶,當然也少不了被這些女人挑逗。
  楊姨不跟其他女人一樣,她是從城裏轉來女人村幫忙的,很漂亮,對於楊姨,我非常尊重她,不止是收留了我那麽簡單,還有她的行事作風。
  直到有一天,我發現楊姨身上的小秘密後,一切都不一樣了。
  那是一天下午,我放學回家,下山的途中看到一個女人包裹的很嚴實,直奔山頭跑去。
  好奇跟上去,才發現這個女人竟然是楊姨。
  下午山裏陰,很少有人挑這個時間來山頭玩,我不知道楊姨爲什麽會出現。
  躲在大石頭後,我看到她提著一個大袋子,在一旁搬石頭,她的動作很迅速,選好石頭蹲下身,從大袋子裏掏出一個木棒子,放到坑裏,就搬起石頭壓住了木棒子,然後還用腳壓了壓,做完這一切,就張兮兮的跑下了山。
  我耐不住心裏的好奇,等楊姨走後,就搬開了那塊石頭想要看個究竟,以爲她埋了個古董,可伸手摸才明白,這根本不是木棒子,而是……一個仿真暧昧棒。
  它很柔軟,跟人的皮膚一樣有彈性。
  我難以控制的叫出聲,又好笑又好奇的盯著這個東西,從來沒想過這個跟楊姨扯上關係。
  故意在外面多逗留了一陣子,直到天黑了,我才回家,過程中一直不敢擡頭看楊姨,更不敢說話,匆匆吃了點東西,就上床躺下了。
  在被窩裏,我從枕頭底拿出那根暧昧棒,用手輕輕摸索著,腦海出現多個疑問,這個女人村裏,根本沒有那方面的商店,哪來的這玩意。
  迫於強大的好奇心,我真恨不得直接跑到楊姨的房間裏看看她在做什麽,但是楊姨有睡覺關門的習慣,我也隻能躲在被裏幻想。
  從我記事以來,楊姨就對我很寵溺,我的要求她從來不會拒絕。
  小時候,我記憶最深刻的就是她的臉,柔軟又清香,親在上面特別舒服。
  晚上我被她摟著睡覺,趁她不注意總會親上一口,開始楊姨還會熱情的回應我,但是當我十二歲那年,她卻突然開始對我疏離了。
  我以爲楊姨討厭我了,也打定主意不理她,可是楊姨好像明白我的心思,每到這時候,都會拿一碗燒肉,放到我眼前,嘴裏咯咯笑著“瘦娃,想吃肉就聽話,如果淘氣,這個肉就我都吃了。”
  我隻得抱著楊姨,對她百般討好。
  村裏窮,能吃上肉很讓人羨慕。
  我窩進楊姨懷裏,聞著她身上的清香,與她吃下一碗肉,感覺特別的幸福。
  我十二歲以後,就完全沒有父母的印象,腦海裏隻有楊姨。
  楊姨她其實隻比我大八歲,隻不過因爲輩分的關係,我不得已才這麽叫她。
  五歲開始我就一直跟在楊姨身邊,十二歲的時候心裏才有了些不一樣的感覺,由於楊姨身材太美好,每晚睡覺的時候,我都忍不住去摸她的身體,感受著滑嫩嫩的皮膚,心裏會有一種異樣的反應。
  那時候我還不懂得男女之事,但就是莫名的對楊姨身體好奇。
  想著趁她睡著了,好好研究下她的身體,特別是那對凸起的雙峰,一定要摸個夠。
  有一次楊姨睡的很熟,不管怎麽親她抱她都沒有醒,於是我産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,想脫掉楊姨的內內。
  楊姨的上衣很肥大,隻要輕松一扯,就能掉下來,可是因爲我太緊張,又不得要領,試了好幾次都沒成功。
  我大喘著粗氣,隻能坐在枕邊,對著半露的胸前看,這種感覺到現在還記憶猶新。
  由於我咽口水聲音太大,楊姨睜開了眼睛,她擰亮燈泡,差異的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胸前的淩亂,頓時明白了,伸手就給了我腦門重重一掌。
  “瘦娃,你想幹什麽?不好好學習,竟想這些亂七八糟的!”
  我低下頭,半天沒啃聲,視線隻是垂到楊姨的胸口。
  楊姨抄過枕邊一張被子急忙裹在身上,轉回頭,房間燈很暗,可我還是清晰看到楊姨眼圈泛紅了。
  從那天起,楊姨就不讓我跟她一起睡,而是在隔壁搭了一張小床給我。
  她似乎對我很失望,一段日子裏都不跟我說話,不管我做錯什麽也不打罵我,我開始有些不知所措了,正想著怎麽樣跟她和解,一件事的出現打破了僵局。
  那是一天中午我回家吃飯,路過村頭,看到楊姨被幾個粗漢往一座茅草屋裏拽,發現事情不妙,就跟在後面。
  果不其然,那幾個粗漢是村外的痞子,他們在村裏強x婦女無數,這次一定是相中了楊姨的美貌,想趁機辦了她。
  我順著門外,看到楊姨在床上拼命掙紮,那幾個粗漢朝地上吐了口唾沫,一人一手按住楊姨,就捆住她的手腳。
  其中一個黃毛粗漢,惡狠狠的笑了笑,伸手甩了楊姨一巴掌,揪起她的下巴說道。
  “你最好老實點,要不然我就讓你光著從這裏出去!讓全村人都好好認識認識你!”
  緊接著,其他身後幾個粗漢也走了上前,拿著棍子對著楊姨一陣恐嚇。
  我躲在門後,渾身都出汗了,因爲這幾個人我知道,他們在村外可是出了名的兇狠,要是冒然闖進,不但救不了楊姨自己也會搭進性命。
  正猶豫不決,其中一個年長粗漢,騎在楊姨身上,猛地撕裂她的衣服。
  楊姨痛苦的尖叫,胸前露出一大片嬌嫩的雪白……
  第二章我尋思不好,也不管那麽多,拔腿跑出茅屋,就沖著村外大喊,“來人呐,外村的老粗們欺負楊姨了。”
  中午正值人最多的時候,我剛喊出聲,就有一大批村民拿著鍋鏟和鋤頭跑了出來,被我帶進茅屋。
  楊姨這才得救了。
  我跑上床,緊緊擁住楊姨,她的身子在發顫,我像她以前安慰我一樣安慰她,她沒有推開我,而是抱住我,大哭。
  我心裏暗暗發誓,以後一定不能再讓楊姨受委屈。
  從這件事以後,楊姨不再對我冷漠,又恢複到了從前,我去摸她親她,她也不推開我,隻是到了晚上要分房睡。
  我雖然心裏還有點失落,但也開始理解楊姨,楊姨家後院有很多木樁,爲了讓身體更強大,我開始利用木樁鍛煉體格。
  在學校裏,也是經常找人打架,以此來增加自己的格鬥經驗,我那時天真的以爲,隻要擁有了這些,我就可以變成一個強者。
  老師把楊姨叫到學校,讓楊姨對我多加管教,那天放學以後,楊姨不給我飯吃,隻是用木棍狠狠的抽打我,聽到她隱約的哭聲,我知道這是傷了她的心。
  之後一段時間,爲了彌補楊姨,我都在認真上課,但隨著慢慢淡忘,我又開始了打架,這次我完全放開了打,把同學打的哭爹喊娘。
  很快,我就收獲了一幫好朋友。
  我們在一起無話不談,隻是大部分都是說女人。
  之後,一個有錢的同學,從城裏托人買了些錄像帶,我們改爲坐在電視劇旁研究女人構造。
  雖說都是隻紙上談兵,但依舊會覺得滿足。
  楊姨畢竟是女人,家裏的活多,也不再管我,
  就由我自己放縱……
  往事曆曆在目,但是今天卻讓我看到楊姨的這一面。
  想到美麗純潔的楊姨,拿著暧昧棒在深夜高漲,我的心就不停的狂跳。
  最終,在欲望的驅使下,我攥緊暧昧棒,跑到後院外的外窗下。
  窗戶都是透明的,就算在夜深也可以看的顯而易見,爲了不被發現,我戴了頂大草帽,半蹲在木凳子上,本以爲楊姨早該睡著了,卻發現她的台燈還亮著!
  三小時前,楊姨就說要睡覺,我更加確定其中有問題。
  慢慢的貼近窗戶,我看到楊姨坐在床上,腳邊放著一個熱氣騰騰的大木桶,白色水蒸氣一股股環繞在她身邊,好像仙女。
  她伸手試了試水桶裏的溫度,雙手一撩,緩緩褪去了衣服,走進木盆……
  第三章第3章 :麥田遇糗事
  昏暗的燈光下,楊姨的身體淡出一抹粉紅色的光芒,讓我難以控制的激情瞬間迸發到了胸腔。
  楊姨那對柔軟我早就知道,是我從小最愛摸的地方,但是真的看到了,卻又不得不讓我這個懵懂的少年驚慌又失措。
  楊姨彎下腰,整個身子弓起一條弧線,她用長長的手臂撩動著水,澆在身上,慢慢轉動,整個後臀暴露在我面前。
  我臉一陣燒紅,額頭清晰感覺有汗滴滲出。
  不得不說,楊姨是我見過最性感豐滿的女人,就算到若幹年回憶起來,仍會讓我有種說不出的觸動。
  隨著水蒸氣的不斷上升,楊姨將半個身子埋在了水桶之中,拿起一塊毛巾,在身上緩慢的擦拭著,就像不是在洗澡,而是在沖刷一件藝術品。
  我看的口幹舌燥,恨不得下一秒就打破窗戶,真正的伸手去觸摸。
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楊姨終於從木盆站起,赤裸的正對著我,屋裏的水氣混合著她身上若隱若現的水珠,形成一副美麗的幻影,看的我忍不住的咽口水。
  眼神一路跟隨楊姨的一舉一動,正要深入仔細觀察一番,楊姨突然就轉身坐到床上,穿上了那件肥大衣,把自己包裹進了被子裏。
  燈光霍然熄滅,我瞬間沒有反應過來,猛地栽倒在地上,疼的呲牙咧嘴。
  聽到房間裏有走路的聲音,爲了不被楊姨發現,我一溜小跑跑到了床上躺下,把自己嚴嚴實實縮到被子裏。
  我用手按住胸口,努力平複,卻怎麽都平靜不下來,一整個夜晚,渾身都像是長了刺一般,翻來覆去,直到黑夜漸漸淡去,我才沈沈的閉上了眼睛。
  我做了一個很甜的夢,夢裏,學校的校花牽著我的手在對我笑,說她喜歡我,還在學校的主席台當中擁吻我。
  我的臉紅的要炸開,跪地向她求婚,她紅著臉沒有說話轉頭就跑,我大步追上了她,一把將她按在身下……
  剛要去吻她,一隻手就把我推醒,我迷迷糊糊向上看,是楊姨溫柔的臉。
  “瘦娃,這都幾點了你還不起?知不知道再晚一點,你又要去學校罰站了?”
  楊姨拽著我的胳膊,就要拉我起床,可要知道,現在楊姨跟我的力氣懸殊不是一點點,我成心不想起,楊姨是奈何不了我的。
  我甩開楊姨的手,蒙著頭,無理取鬧朝她喊,“我不起,除非抱我一下。”
  楊姨敲了下我腦門,最開始隻是坐在我床邊推我,然後不搭理我,直到看最終奈何不了我了,才拉開被子,給了我一個大擁抱。
  我嘴角瞬間咧開一道燦爛的笑容,像是得到昨晚的滿足,一個激靈爬起身,穿好衣服跟楊姨去客廳吃早飯。
  下床那刻,還不忘伸手在楊姨圓潤的肥臀摸上一把。
  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,每次都要胡思亂想半天。
  楊姨注意到我的不安分,紅著俏臉,瞪了我一眼,怒道,“瘦娃,你又要幹什麽?”
  “楊姨,你放心,我可沒有想那些,隻是手不小心滑到了。”
  我舉起手,做出投降的姿勢。
  楊姨這才不吭聲了,扭著好看的臀部去廚房端飯了。
  看著楊姨去廚房的背影,我瞬間湧上一股念頭,要是以後她當我媳婦兒該多好。
  吃過飯,楊姨在院子裏收拾打掃,我就坐在門口的闆凳上,一邊看著她一邊寫作業。
  她的胸前隨著掃帚一動一動,讓我又忍不住想起,昨晚在木盆裏那具性感曼妙的身姿,一下子沈迷了進去。
  “瘦娃,我去幹活了,待會去學校好好聽老師的話,別打架。”
  說話間,大門咣一聲關閉。
  我才猛地清醒過來,恍惚看著大門,發現楊姨早就離開了。
  長歎一口氣,楊姨一走要到天黑才能回來,她不在我也待不下去,索性扔下書本,跑出去找同村小夥伴玩到近天黑,直到看時間差不多了,才回家推著楊姨新給我買的自行車,往學校出發。
  鄉間小路全是坑坑窪窪,自行車車輪在直打晃,我扶著楊姨給我準備的半袋大米,更是走的小心翼翼了些。
  眼看上完最後一個坡就要到頂了,我也是加快了腳下的速度,就在這時候自行車突然發出噗嗤一聲響,不動了。
  我蹲下身檢查,發現竟是一根鐵釘,杵在正中央,正好紮過我的車輪。
  “誰那麽不長眼!把鐵釘扔在這種地方,成心跟我過不去是不是!”
  我氣的朝地上踹了一腳。
  離鎮上中學還有一大段距離,難道剩下的路要兩條腿走了?
 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,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比百靈鳥還好聽的聲音。
  “你怎麽還在這?再不走的話,看班主任不殺了你才怪。”
  我聞聲擡起頭,重舒了一口氣,瞬間感覺希望終於來了。
  “芊芊,我自行車爆胎了,要不然你帶我一程吧。”
  我抓住她的手,可憐兮兮的看著面前沖我壞笑的女孩。
  這個女孩叫劉芊芊,是村長的女兒,平時大大咧咧的,跟我也都是兄弟相稱,因爲學習很好,所以從小學到初中一直都是學校的學習委員。
  話還沒說完,劉芊芊就不加思考甩開我,抓著自行車朝我冷哼了聲,“現在知道求我了,前幾天好像某人還要痛打我一頓那。”
  她的話瞬間讓我有點懵,反應了好一會才想起來,原來又是爲了前幾天我誤會她偷我手環的事,爲此她已經讓我道歉不下三百遍了,沒想到這個節骨眼又要拿這個說事。
  “劉芊芊班長,我真的已經深刻認識到錯誤了,到了學校你怎麽懲罰我都行,現在就幫幫我吧。”
  我合起手一邊向她求饒,一邊說好聽的,就差給她跪下了,終於我看到劉芊芊眼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,感覺有戲,果不然下一秒她撇著臉哼了聲道,“上來吧。”
  可是我哪敢讓她騎車,爲了安全考慮,最終換成我載她。
  路過學校要經過一大片麥子地,這塊路不好走,我自願下車推著劉芊芊。
  這時,一個嬌小的身影吸引了我的視線。
  我像是丟了魂一般,不顧車上劉芊芊的叫喊,就走進麥地裏。
  “林安慶,怎麽那麽巧?在這裏見到你?”
  我蹑手蹑腳站到這個在發呆的女孩身邊,拍了下她的肩膀。
  她算是我青梅竹馬,從小一起玩,長的嬌小可人,因爲家裏沒錢,就退學下地幹活了,說起來挺可惜的。
  她一愣,額了聲,遲疑了一會開口道,“沒什麽,我隻是今天活幹完了,就出來散散心,倒是你,怎麽現在還不上課?”
  林安慶說這個,我瞬間想到自行車還在路邊,就一陣心煩,想把自行車壞了的經過跟她說一遍。
  突然身後一陣劇烈晃動,我猛地被腳下的麥子絆倒在地,林安慶或是被我嚇到了,趕緊趴到我身邊扶我。
  也就在這個空檔,不遠處傳來一陣細細碎碎的說話聲,“這裏保險嗎?”這是女人的聲音。
  緊接著就是一個男人的聲音,“方心吧,這裏離村裏夠遠,不會有人來的,親愛的,我真是想死你了。”
  說話間,這一男一女走了過來,黑夜裏我清楚的分辨出他們的臉,男的是村頭大漢兒子黃有爲,女的就是女人村剛死掉的王大成媳婦陳愛霞。
  王大成一直是靠撲魚爲生,因爲這次巨浪,他死於海中,陳愛霞也就變成了寡婦。
  黃有爲摸著陳愛霞的身體,猛地抱住她,把她壓在身下,就開始瘋狂的啃咬,好像多年沒見過女人一樣。
  林安慶看到這一幕,渾身嚇得發抖,害怕她叫出聲,我俯身壓住她的身子,對她做出一個噓的手勢讓她別出聲,林安慶依舊是兩隻眼睛直直的盯著麥地兩人,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我。
  黃有爲快速拖去陳愛霞的褲子,壓抑的陳愛霞悶聲連連,接下去的時間兩人越戰越激烈,要把麥地給沖破了。
  我跟林安慶在一旁尴尬的要死,特別是林安慶捂住臉不敢看,聽著周圍此起彼伏的叫聲,她的身子顫抖的更厲害了。
  過了會兒,估摸兩人要達到高潮的時候,突然,陳愛霞一聲尖叫,猛地停止了這一切。
  我看到她跟黃有爲翻了個身,趴在耳邊不知說了什麽,黃有爲頓時嚇得臉發白,提上褲子就小跑跑走了。
  我張大嘴著實佩服,小時候我就聽說陳愛霞的風流史,看來果然名不虛傳。
  好奇心作怪,想去問問陳愛霞的秘訣,但迫於林安慶一直拽著我,還是趕緊走了。
  剛走到麥田口,就被劉芊芊擋下,她言語不善的指著林安慶喊,“是不是因爲她把我給扔下了?”
  我這才想起劉芊芊還在,害怕劉芊芊一生氣遷怒林安慶,趕緊把林安慶推開,讓她趕緊回家。
  直到她走了之後,我才開始一邊裝傻子,勸起劉芊芊來,“芊芊,那麽晚了,我們兩個人也夠可怕的,快點回學校吧。”
  邊說著我一邊拉她的手,把她帶上後座,可話音未落,她就一把甩開我,指著我讓我別逃避責任,並告訴我不用去學校了,讓我跟她到一個地方。
  我很無語,但迫於剛才有錯在先,隻能跟著她走到了學校的後山。
  夜晚的山裏幽深又詭異,跟她坐在石頭座上,一會兒就感到渾身發毛,看她一句話也不說,我漸漸耐不住了,哆嗦著問道。
  “劉芊芊,你要懲罰我也不用這樣吧?再說,我不是已經跟你道歉了,你至於拿著我的生命開玩笑嗎?這樣的話你也沒有保障 不是?”
  第四章說話間,試圖拉她回家,卻又一次被她甩開,她轉身白了我一眼,似乎更加生氣了。
  “呵,現在知道害怕了,剛才看你玩的挺歡。”
  我看著她,竟一時語塞的說不出話來。
  劉芊芊哼了聲,轉身朝山頂走去。
  那麽大晚上的,我想回家,卻又不能丟下她一個女孩離開,隻能跟在她後面。
  不知不覺走到山頂,劉芊芊突然轉回頭,沖我喊道,“你不是要回去嗎?那你還跟著我幹什麽!”
  我能怎麽說,隻能昧著良心說一句,“你可是我們學校的校花,大晚上的你要是遇到個歹徒該怎麽辦?我當然要保護你。”
  哪知劉芊芊噗嗤的笑出聲,沒等我反應過來,就一把揪住我的衣領。
  劉芊芊做事一項不計後果,身後就是山崖,我趕緊向她求饒,她沒有理會我,挑起我的下巴,就突如其來的問了我一句是真的嗎?
  我遲遲反應不過來,她生氣的把我推到地上,掐腰怒道,“你們男生就會騙女孩的心。”
  瞬間我好像恍然大悟了,爲了趕緊逃離這個鬼地方,我也拼了,爬起身就一把抱住劉芊芊,將她狠狠擁入懷中。
  她發瘋似的打罵我,我很快就被打的渾身青紫,可是憋著一股勁,我還是沒撒手,終於她打累了,癱倒在我身上。
  趁她喘粗氣的空閑,我也成功把她帶下山,出了山口,我也不願意理她,背起楊姨給我的半袋大米向學校走。
  沒走幾步,她又跑上前攔住我,表情還是不依不饒的,這時我真的受不了了,甩下大米,就問她還想怎麽樣。
  打也打了,罵也罵了。
  劉芊芊沒有說話,隻是走到我面前,一伸手抱住了我,她的身體很香,讓我有一瞬間的晃神。
  “瘦娃,你喜歡過我嗎?”
  她語氣中帶著滿滿的羞澀,讓我頓時啞住了,突如其來的啊了聲。
  似乎是看我沒有拒絕她,劉芊芊反手抱的我更緊了。
  “瘦娃,反正我就跟你說了吧,我一直都喜歡你,如果你也願意,那我們成年了就結婚,我不要什麽大富大貴的生活,隻要跟你在一起就行了。”
  我以爲劉芊芊在開玩笑,我們那麽多年一直都是死黨,是兄弟。
  我用力拉開劉芊芊,讓她不要再鬧了。
  她反倒擡腳把我踢到地上,壓住我就親,她吻的很瘋狂,讓我一下子喘不過氣來,好不容易推開她,“劉芊芊,你幹什麽?”
  比起生氣,我更多是驚訝,劉芊芊從來也沒說過喜歡我啊。
  “瘦娃我,我想你要我,就跟親楊姨一樣對我就行。”
  劉芊芊紅著臉,衣裳半露的坐在地上,靜靜的看著我。
  我頓時有些懵,她竟然知道我跟楊姨的事,似是看我不說話,她又湊到我身邊,這次她直接彎腰,把胸前的風光都暴露了出來。
  一瞬間,我下面有了反應,手腳開始不聽使喚了,我嘗試性的一把抱住她,伸手抓住了她的胸口。
  劉芊芊沒有拒絕,反而叫聲連連的喊我快點。
  我也是得到了動力,脫掉外套,就趴到劉芊芊身上。
  她身上很香,跟楊姨不同,是少女未熟的香味,感覺到身下的劉芊芊已經有些欲昏欲醉了,我學著錄像上的做法一點點的拖去她的衣服。
  下身已經不能控制,正打算來個大解放,周圍幾盞燈突然亮了。
  迎面傳來保管室大爺的喊話,“幹嘛呢,幹嘛呢,不好好上課在學校門口幹這些事?小小年紀我真替你們丟你,哪個班的?我給你們班主任通報,開除你們!”
  這個大爺出了名的不好說話,我也來不及穿衣服,拉起劉芊芊就跑。
  我倒是沒什麽,她可是班幹部,不能毀在我的手裏。
  我拿著衣服,拉著劉芊芊,跑的都要岔氣了,最終躲過一劫。
  劉芊芊是有錢人,晚上我就跟她在一家私人旅店睡了一宿,當然也少不了那方面,一晚上她都尖叫不斷,別提多痛快。
  我也是第一次品嘗到男女之事的樂趣。
  第二天早上爲了躲避保管室張大爺,我們很早溜進學校,之後的幾天,劉芊芊都是對我很殷勤,故意討好我。
  而經過那次事後,我都是刻意跟她保持距離,不跟她說話,因爲每次說話都忍不住想摸她一把,在學校又不行,會把我憋出病來的。
  好不容易熬到了一個星期,我等不及的就往家跑。
  這麽多天沒見,還真是想楊姨了。
  扔下書包,就對著院子大喊,可是找了一圈都沒看到楊姨的影子。
  以爲楊姨出去幹活了,正打算出去玩,一個細微的聲音引起我的注意,我順著門縫輕輕的拉開門,這才發現楊姨是睡著了。
  她沒有穿衣服,隻是用單薄的被單搭在身上,被單是透明的,都能清楚的看到身下白皙的長腿還有胸前的豐滿。
  我咽了口口水,頓時又想那晚跟劉芊芊的刺激,忍不住有了反應。
  伸手用力晃了晃楊姨,她睡的很熟怎麽也叫不醒,我便上手按在腿上撫摸起來。
  她的腿很絲滑,又帶著點冰涼的觸感,讓人欲罷不能,以至於我多年都無法忘懷。
  迫於腎上激素需要,我順著腿根,慢慢掀開了楊姨的被子,爲了不驚醒她,我的手法很輕。
  可是沒想到,被子正好被身子卡住了,那麽長時間不光沒拉開被子,還把楊姨給吵醒了。
  她模糊的打了個哈欠坐起身,向周圍打量了一圈,又喊了幾聲我的名字。
  我趴在地上,大氣不敢出,一瞬間心髒都要跳出來了,生怕楊姨走下床,發現我的存在。
  好在話音落下,楊姨又繼續睡了過去,我這才松了口氣,慢慢的關上門走出了房間。
  坐到院外的闆凳上,我心裏的火還沒有消散,腦子裏還是一直在想象拉開被子之後的畫面。
  就在這時候,我視線定到了牆角的一點,那也是家裏最破舊的一間,平時儲存雜物什麽的,可是楊姨卻在裏面晾內褲……
  第五章第5章 :楊姨找了新歡
  我心裏的一團火熱又沖到了頂端,想到錄像帶裏那些不健康的片段,不由自主的走到了雜物間,取下了內衣。
  攥在手裏,就像得到什麽傳世珍寶一樣,摸了摸,又放在鼻翼下聞了聞。
  對於這個舉動,其實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,隻不過以前都是在楊姨睡覺之後,直接趴到她的褲衩上。
  我也知道這個習慣得改,可是就是在腦中揮之不去。
  拿著楊姨的內褲躺在床上,腦子裏開始不斷的胡思亂想,總想要掀開她的褲子,看到底是什麽感覺。
  腦中一個邪邪的念頭劃過,我想到錄像帶裏的教學,學著裏面的步驟,拿著內褲放在大腿上輕蹭,沒幾下還真産生了反應,內心興奮加大,我的動作愈加劇烈了起來。
  猛然身體一輕,噴了滿滿一內褲。
  抱著滿是黏膩的內褲放在懷中,心裏激動的同時又充滿著負罪感,想要藏起來慢慢欣賞,但是害怕楊姨發現,最後還是決定清洗內褲。
  我把內褲放到臉盆,打算洗幹淨再晾回去。
  可是剛要去水靈接水,就聽到楊姨房間的一陣陣腳步聲。
  楊姨有起夜的習慣,我害怕她突然出現,解釋不清楚,隻好慌忙的打開儲物間的門,把內褲就這樣挂上了。
  隨後我將臉盆收拾好,清洗了下手,也就趕緊躺到了床上。
  裹在被子裏,聯想到楊姨穿著帶有我身體東西的衣服,莫名的有一種舒暢的感覺,不知不覺就進到了夢鄉。
  第二天天剛剛亮,我就醒了,坐起身,下身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,查書才知道,這是在正常不過的現象。
  揉了揉有反應的地方,看到鬧鍾時間才不過五點,爬上床剛想要再睡一覺,突然聽到楊姨房門打開的聲音。
  這讓我瞬間想到昨晚的內褲,一時間睡意全無,快速的跑出房門。
  路過客廳,發現楊姨站在牆角邊,她穿著一條肥大的短褲和一件米黃色的短袖襯衫,像是在思考什麽,看到我的出現,她瞬間漲紅了臉,趕緊將手中的東西別到身後。
  盡管速度飛快,但我還是能清楚的辨認出,這個就是我昨晚幹壞事的內褲。
  看到它在楊姨的手上來回摩擦,我的心跳不由的加快了節奏,呼吸也抑制不住的粗重起來。
  “瘦娃,你昨天晚上就回來了?”楊姨突然開口問道。
  我腦中有些恍惚,一時沒反應過來,遲疑了會兒才點點頭,嗯了聲。
  楊姨看我的眼神中閃過幾絲疑惑,但也沒再多問,就拿著內褲走到水龍頭前,緊接著我就聽到清洗內褲的聲音。
  看著內褲重新晾到儲物間,我心裏像是一塊大石頭瞬間落了地。
  害怕楊姨再問我什麽,一整天我幾乎都是悶在房裏寫作業,連午飯都沒吃。
  晚上吃飯的時候,楊姨做了一大桌子好菜,說我學習累,要給我補營養,我也不敢說話,隻是低頭吃飯。
  吃完飯後,我就跑到院子裏踢沙袋。
  想著在飯桌上楊姨看我奇怪的眼神,正猶豫要不要跟她承認錯誤,門打開了,是劉芊芊。
  她從來不來我家,我不知道她又想幹什麽,上前一把擋住了她。
  劉芊芊狠瞪了我一眼,一把甩開我的手,“讓開,我要進去找楊姨。”
  她的眼裏滿是怒火,我也瞬間明白了,她是要報仇的。
  爲了阻止事情的發生,我用力捂住劉芊芊的嘴,就把她連拖帶拽拉了出去,連招呼都忘了打。
  直到走了很遠,才松開她。
  “劉芊芊,別忘了,那天可是你自己願意的,跟我沒有半點的關係,你現在可不能秋後算賬!”我不好氣的指著她喊道。
  感覺不夠,索性又加上一句,再胡來連朋友都沒的做。
  劉芊芊氣的小臉漲紅,她隻是跺腳,一句話都不說,眼看著眼淚就要掉下來了,我開始有些不忍心了,畢竟自己也有錯,想過去安慰下她。
  誰知,我剛靠前,劉芊芊就伸手揪住頭發把我踹到地上,另一隻腳轉爲踩住我的肚子,緊接著收回眼淚,換做一副笑咯咯的面容指著我,說道。
  “想甩掉我沒門,現在給你兩條路走,第一就是讓全村人永遠把你當流氓看,第二就跟我交往,等成年了上我家提親,你自己選吧。”
  我頓時傻住了,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衆,號[雄霸文學] 回複數字62,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這才明白是上了她的套。
  額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來,“劉芊芊,你要知道,我現在是不喜歡你的……”
  還沒說完,就被劉芊芊一根手指堵住嘴,她輕輕搖搖頭,眼角挂有一絲喜悅。
  我不知道她什麽意思,打下她的手就要起身,可是雙手還沒著地,就被她揪著衣服吻上了嘴。
  她咬的我的嘴巴很疼,我一點欲望都沒有,劉芊芊反倒是悶哼連連,直讓我要她。
  我當然是不願意的,可是在劉芊芊的威脅下,我也隻能妥協,按照她的要求,把她伺候滿意了,劉芊芊這才滿意的咂咂嘴,從我身上下來。
  臨走前,她掐了下我的臉,笑著說明天等待我的答複就走遠了。
  我坐在地上好久沒反應過來,或許可以說我完全沒料到劉芊芊是這種人。
  回家的路上,我腦子很亂,完全不知道該怎麽跟楊姨說。
  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衆,號[雄霸文學] 回複數字62,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楊姨曾經警告過我,上完學之前要乖乖的……
  昏昏沈沈就走到了家門口,我最終打算跟楊姨坦白,反正不管我選了幾,劉芊芊還是要把事情說出來。
  走到客廳,燈已經關了,楊姨應該睡著了,我摸黑走到她的房間門口,剛要喊推門喊楊姨,就聽到一陣陣男人的喘氣聲。
  從我記事起,楊姨從來沒帶過男人回家。
  迫於好奇,我拉開一點門縫,看見楊姨躺在床上,一個大漢正……

懶得打字嘛,點擊右側快捷回復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免費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約炮喝茶論壇 (

在线客服

GMT+8, 2020-8-8 10:45 , Processed in 0.099094 second(s), 3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